命缘

清朝年间,有个以算命为生的人叫雷乐仙,替人占卜卦象,都很准。在方圆百里,谁都知道他名字,有的科考人士,来问问仕途,他一一指点,也有不少生意人慕名前来占上几卦。

他的妻子许氏怀孕了,他高兴不已,马上为未出生的孩子,算起命来,得知孩是个男孩子。更是喜上眉梢,他再掐指一算,脸色明显不好看。坐的家里也不出去摆摊占卦了。

许氏见他脸色很差劲,也不出去摆摊占卜。就问道:相公今天是怎么了,那里不舒服吗?”

他抬头看妻子,看她微微凸起的肚子叹了一口气说:你肚子里的孩子将来是个祸害呀!”

许氏听了一惊:“此话乍讲,莫非你算出孩子有什么不测”雷乐仙愁眉苦脸的说:我精确的算出孩子出生时间是明年九月的丑时,明年可是戊子年,那个时辰出生,是个贼命,所以会祸害四方。”

许氏听罢慌忙的问道:“那可怎么办,我不想孩子生出来就是个贼。”

雷乐仙拉起妻子的手说:也不是没有办法,只要夫人忍住。拖廷孩子出生时间。待天亮了。孩子再出来就无碍事了。”

许氏听了连连点头:那我听你的,”然后忐忑不安的回到房间。

雷乐仙在不安中等待孩子的出世。转眼就到了孩儿出生时间。雷乐仙更没有心思出去摆摊。在家里悉心照顾妻子。

九月的一天夜里,刚到丑时,躺床上的许氏说感觉肚子一阵阵痛。连忙叫雷乐仙去叫产婆。雷乐仙没想到,这么快就要出生了,就对许氏说:夫人千万要忍住呀。产婆我已经请好了,现在我再去请她快来。要是现在孩子出来了就在大大不妙了。”

雷乐仙说完说风仆仆去请产婆,刚不巧,他请了一个出名的产婆,这个产婆被另一家人请去了,他等了大约一个时辰,实在等不及了。只有另请一位产婆李氏,他领着产婆往家里赶。这样来回折腾差不多花了两个时辰。

快到家门口时,老远就听见了孩子的响亮的啼哭声。雷乐仙听到了这哭声,就知道孩子已经出世了。可现在天还没有亮呢?。

他最不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他快速的往家里跑,把上了年纪的产婆远远的甩在后面。一进屋看见许氏疲惫不堪躺在床上,一个混身是血的小孩滚在地下。妻子用无力的眼神看着他,雷乐仙看见此景紧拳头在抖动。

半晌他发出如狮般的吼声:“你这个臭女人。 不是叫你忍住吗?为什么不忍住。现在好了。”他指着地下的孩子说:“现在出来就是个贼,你知道吗?。”

许氏听了怔住了。自从她下嫁给雷乐仙。一直都是相敬如宾,从来没有见他发这么大的火。被雷乐仙这样一骂,又想到孩儿将来是个贼命。忍不住伤心的啜泣。雷乐仙见状。大人哭,孩子哭。心里很烦。瞥见地下的孩儿,抱起来举得高高的。要把孩子摔死。许氏见了失声叫了起来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”,雷乐仙痛苦的说,“与其将来是个贼,还不如现在就结束他。免得祸害四方。”

许氏爬到地下,死死的拉住雷乐仙手说:“他是我十月怀怡生下来的。不管他是人,是贼。还是妖。我都要。”站起来夺过孩子。

雷乐仙气打一处来。把她们母子一起扔到了外面。收捨东西对许氏说道:“你要养一个贼儿子,就随你,”说完拂手而去。

许氏看着远去雷乐仙,看着怀中哇哇啼哭的孩子,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这时才赶来产婆看着怒气冲冲远去的雷乐仙。忙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许氏摇了摇头。在产婆的帮助下,把孩子抱起来。

话说雷乐仙从儿子出生一直在外漂流。四海为家,二十几年过去了,也没的踏过那片土。还是以算命为生。

有一天,他来到一个小县里,看见墙上贴着一张告示。上面说,本县县令要找一个会算命的人去算命,不管算得准不准都可以得到五两银子。雷乐仙见了心想:这个县官算命也不用这样大张旗鼓的吧。那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算了,不是白白的送人家五两银子,他到是要会会这个县令,便打听县衙在那,等到了县衙,看见了许多。人在门口排队。他看这帮人,心想:这些人也会算命,是冲着那五两银子来的吧!这个县官看来不是个好官。到时到要好好的整他一番。

终于到了雷乐仙了。他进门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坐在正堂上。毕恭毕敬的对每一位前为算命的人。看样子也不像是个坏官。

见雷乐仙进来,招呼他坐下,叫人奉茶。叫雷乐仙给他算生辰八字。

只见雷乐仙的脸越来越暗,脸色极难看。不说一句话就疾步出门。大堂内的人莫明其妙看着他走出去。

雷乐仙走到县衙外。在一个角落里点起一把火把自己的所有卦书与一些算命用的东西,那年青县令见他不对劲。就跟了出来了,见他把自己的东西都烧掉。就上前问道:“老先生,怎么把自己吃饭的东西烧了呢?”

雷乐仙抬头看世面一眼年青的县令,摇了摇头,继续烧他的东西。良久,悲伤的说:“我算命几十年来,认为算命是无人能及。十分的准确。 也有薄名,是我错了。这么多年来我活在我的自以为是里。你跟我儿子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。我却算我儿子了长大注定是个贼的命。可你跟他出生时间分毫不差。却做了官。我却因为儿子离家出走。一走就是二十年的骨肉分离呀!你说我还有什么资格算命。我是误人子弟呀!我枉为人。我对不起妻儿,以后再也不算命了。”

雷乐仙把自己骂一通,还没的骂完,位年青县令却脆在他的面前叫道:爹,我找你好辛苦,你这一走就是二十年。

雷乐仙吓了一跳连忙扶起他说:“大人,你这是干什么。你折煞小人了,”那年青人不肯起来说:

“不,你就是我爹,我带你去找娘。”雷乐仙也懵了就随着年青县令走到一处屋内。里面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,雷乐仙从眉目间看出这是自己的妻子许氏,雷乐仙惊愕的看着她。许氏也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是自己的丈夫,许氏颤微微的走到他的面前声音沙哑说: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雷乐仙激动的握住许氏有手愧疚万分说:“对不起,这么多年来让你受苦了”,

两人抱头痛哭。许久,雷乐仙看着许氏由一个年轻的少妇变成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。无不愧疚的说:这些年你一定很难过吧?”许氏摇了摇头,拉起刚才那位年青县令的手对他说:这是你儿子雷湘岚。”

许氏说,自从雷乐仙走后,她就一个人拉扯孩子。还送他去读书。

有一天,有位算命先生上门要给许氏命。许氏看见算命人都勾起她的伤心事,不用算命,自己没的钱。那算命人说,不要钱,只想讨碗水喝。许氏是个善良之人。就把水端出来给他喝,不让他算, 那算命先生看了在一旁玩耍的雷湘岚,捋了捋胡子说:“这孩子——许氏听他说自己有孩子,认为他看出孩子是个贼命,连忙抱起孩子往屋里走, 算命先生不紧不慢的说:“这位大嫂。这孩子将来必有大出息,得用心栽培。”

许氏听了。停住脚步。见这位算命人慈眉善目,也不像是什么坏人, 想丈夫算这孩子是个做贼的命,是不是算错了,可丈夫看相占卜一向很准的,许氏想到这里,心存侥幸想,丈夫也许真的算错了。

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,这位算命人说:“你丈夫没有算错,你儿子是戊子年九月丑时出生,他是属鼠的,鼠本是贼。那个时辰出生的鼠就是个做贼的命。”许氏听了心想这位算命先那会算命,不是在糊弄人吗?但他能知道孩子的生辰八字,也不像是假装!心里充满疑惑,算命人见罢继续说:“幸好你丈夫把他扔了出来,他出生时在黑暗的屋子里,不见一丝光,在黑暗处的鼠当然是个贼。鼠是十二肖生最聪明,生在其他时辰的鼠,命就不一样了,你丈夫及时的把他扔了出来,正好是太陽刚出来的时候,让你儿子见到第一束陽光,扭转他的命运,所以这孩子必有大出息。”说罢转身离去。

许氏抱着孩子愣在原地,想起丈夫把她们母子扔出来有时候,太陽刚刚从东边升起。抱着孩子喜极而泣。

此后,再苦再累都供孩子读书,后来孩子参加了科举。中了榜眼后,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自己的父亲的下落,找到这里,查出这个县令为虎作伥,欺压百姓。就上奏当今皇上,罢免这个县令的官。看到这个地方的百姓生活疾苦,就主动请柬当这个小县的县令。

雷乐仙听了,半天没的醒过来,雷湘岚过去拉住他的手说:爹,谢谢你,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但雷乐仙真的不在算相卦象了。

已邀请: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